分类:菲佣

菲律宾政府从战略层面上把菲佣当成国家品牌来运作

菲律宾新报的一篇英文报道提到,该国劳工部副部长杜米娜正在与中国大使馆相关工作人员紧密磋商,准备正式向中国输出非常用首批将向包括北京上海厦门在内的五个中国大城市输出费用,预计其中高端费用的月薪可以达到10万菲律宾比索左右。

这个消息迅速得到媒体关注,各大网站都进行了转发。保姆在中国有着旺盛的需求,目前中国的家庭结构还是以双职工家庭为主,工作一方面是收入来源,另一方面也是个人事业所系,夫妻两人其中一个全职在家带孩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的还是太少。这样的家庭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心态上要接受照顾家庭也是事业,二是工作的一方收入足够支撑全家人的生活,这样的家庭并不多。旺盛的需求带来了泥沙俱下,家政行业钱太好赚了,绝大多数家政公司要做的就是把保姆介绍给雇主,其他基本不管。家政公司门口一般排着两个长队,一个是雇主,一个是保姆,供需两旺的前提下,就业门槛悄然降低。家政公司在对保姆进行介绍的时候,很少能对保姆的背景进行认真调查,甚至由于利益的关系还会替保姆隐瞒黑历史。莫某晶是被上海一家高端中介公司介绍给被害人一家的摊位上家辞退,原因就是被发现盗窃同事钱物,这段历史中介公司应当知情,但中介公司就把莫某经介绍给了受害人一家,目的就是为了赚点中介费。把关不严仅仅是中国保姆市场管理混乱的一小部分,其揭示出来的真正问题在于保姆行业的非职业化,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无论是不足还是保姆,都没有真正把保姆当成一个职业来对待!

没有谁会把做保姆当成人生的职业追求,总觉得低人一等,不是一份有尊严的工作,仅仅是一种临时性的帮工而已,所以保姆的主体就成了来自农村的家庭妇女,素质普遍不高,喜欢凑在一起议论张家长李家短职业性不够,导致技能缺失,因为饭菜口味生活习惯私密空间等而频频发生矛盾,而对于这类矛盾的处理又都缺乏职业化处理的能力,更没有什么标准化的服务,质量评定体系完全靠双方互相磨合,磨合不了就撤!留下一地鸡毛。
菲佣则完全不一样。菲律宾政府从战略层面上把菲佣当成国家品牌来运作,国际社会称其为最专业的保姆。政府大力推动当地教育机构开展保姆专业化培训,中学和大学都开设有家政课,短期培训班更是比比皆是。据报道,菲律宾劳工和就业部对菲佣提供的培训和考核主要包括两部分,一个是技能培训,一个是语言文化培训。技能培训规定费用必须在技术教育和技能开发署授权的培训学校接受216个小时的技能培训,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家政服务人员。技能培训课叫各种常见的家用电器的用法,如洗衣机微波炉吸尘器等等,还要求学会集运各种面料的衣物,清理房间,根据菜谱烹饪适合不足口味的饭菜。还要学会照料老人和儿童语言和文化课的培训,主要包括阿拉伯语、希伯来语、中文普通话和广东话以及英文五门课程及其它一些课程。课程内容包括问候时间数字厨具和电器名称,食物和料名称,度量衡以及家庭成员称谓等。他们被视为新时代菲律宾的国家英雄,纳入菲律宾驻外大使馆领事保护重点人群,出入海关有专用通道,甚至每年圣诞节菲佣归国探亲时,政府都会在首都国际机场为他们铺红地毯,总统亲自接见其代表。

在全球一千多万菲律宾海外劳工中,菲佣可以占到近30%,每年菲佣汇回国内的钱成为菲律宾主要的外汇收入来源之一,所以在菲律宾做保姆并不低人一等,而被当成正当职业。他们人格上与不足,能做到平等相待但又能保持职业化所要求的服务和距离感,这样的专业化的保姆对中国大陆躺着挣钱的粗放式家政公司来说是最大的冲击。在海外菲佣并非高端家政服务的代名词,香港外籍家政工的月平均收入为4010港币,相当于人民币3500元左右,并非高不可攀。

报道中提到月薪上万可能是菲佣中的高端保姆,但对于中国大陆市场来说,3000-5000元左右才比较合适的价格,试水成功之后再用进入中国市场的价格将更加让人接受,实际上通过各种途径非正规进入中国市场的菲佣已经不少,但由于存在非法务工的风险,雇主要承担很大的法律责任,一旦被发现会处以高额罚款。而且通过这些渠道引进的菲佣水平能力参差不齐,来源五花八门,许多都没有接受过正规的专业训练,如果政府像菲佣全面开放市场,以竞争倒逼规范中国的保姆市场会不会靠谱。

前年9月,当时的衢州市委书记蔡奇就曾经亲自带领20名衢州保姆在杭城的之江饭店召开推介会,向杭州市场推出衢州保姆。多少年过去了,中国保姆的品牌没有树起来,多少反映了保姆市场的现状,

杭州蓝色钱江保姆纵火案揭示了这样一个事实,家政市场良莠不齐,要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好保姆真的太难了!
哪怕号称高端的家政中介,也有可能把莫某晶这样的保姆介绍给你,而你对她的人品和背景一无所知,花钱也难以买到!
好服务是中国中产阶级遇到的最大尴尬,即使是蓝色钱江价值3000万的豪宅也存在消防设施不理,物业管理松懈的问题。这说明我们的许多服务业完全是建立在粗放的基础上,根本没有验真正的职业化市场化和职业化不是一回事。职业化是指服务水准流程态度责任意识都处于一个专业的标准化的水平之上,职业化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形成的。我们目前的家政行业却恰好是有市场而无竞争,真正的市场化是价格决定质量,而在中国找一个好保姆相当于摸彩票。

意大利有二十几万外籍女佣,其中比菲律宾女佣有15万之众

小编最近来到了菲律宾,通有很多奇妙的经历。

和亲友们提到菲律宾,绝大多数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应该都是菲佣。在许多国家和地区,即使再富有,如果家里没有菲佣,也不能够算在上层社会。在意大利,菲律宾女人更因干净老实,笃信天主教而成为抢手货。在普遍的社会认同里,请个菲律宾人被认为是高雅有地位的象征。据不完全统计,现在的意大利有二十几万外籍女佣,其中比菲律宾女佣有15万之众。

为什么菲律宾女佣这么有品牌,这么得到市场的认可?菲佣这个产业最先是出现在新加坡和香港,香港有记录的第一代菲律宾女佣出现在上世纪70年代。在1970年时香港大约有50名菲佣,她们主要受聘于局长的英美人士家庭。鉴于菲律宾经济不景气和政治上反对势力滋生的原因,菲律宾强人总统马菲开启国门,准许和鼓励本国人民赴海外打工,继续改善国内民生的同时舒缓政治压力。自那时起,菲律宾海外劳工渐渐成了菲律宾社会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其中菲律宾女佣更是成为国际劳务市场上的一大亮点。

菲律宾曾经是亚种第二发达国家,仅次于日本。如今菲律宾近40%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生活的穷苦潦倒,重男轻女的思想,社会中普遍存在。而众多的单亲家庭促使许多家庭将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儿送出去打工养家。经济的迅速没落,使得很多大学生也做了女佣。

因此,在意大利,欧洲还是中东,香港台湾,菲佣都是很受欢迎。

 

 

中国菲律宾即将达成外佣工作协议,未来或将有50万菲佣在华工作

中国菲律宾即将达成外佣工作协议,未来会有50万飞人在华工作。菲律宾驻华特使利玛9日披露,菲律宾中国两国就菲佣在华工作一事已接近达成协议,未来或将由50万菲佣在华工作,比起目前在华估计的费用超过一倍。

南华早报引述利玛说,这项堪称里程碑的协议,将给予30万非籍公民在华合法工作的地位,并预料两国将在年底签署协议。利玛说,菲律宾与中国的关系目前可说是尤其密切,而我预料这次协议将在本年底可达成。利玛目前正在香港出席一个论坛,利玛这个特使身份是由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委派,专门负责菲律宾与北京一揽子的主要经济和贸易事务。利玛估计目前大约有20万菲律宾人非法在中国工作当中绝大多数从事家佣。他说,在协议下,我们预料将有30万人或者合法在中国大陆工作,再加上我们估计已有黑市劳工的20万人,到时大陆将有接近50万的菲律宾工人!
不过利玛并没有详细说明协议下的30万工人是否从事家用工作还是其它行业,不过阿联酋的海湾新闻引述菲律宾劳工及就业部部长贝尔罗尚乐称,中国方面需要的是菲律宾厨子、家庭佣工、音乐师和护士。利玛也没有说明到底目前在华的非法劳工是否获得大赦,维护菲佣权益的亚洲移居人士联盟一直鼓吹目前的黑市劳工应该获得大赦。

利玛说,目前双方上有一些琐碎问题需要解决,例如中国和菲律宾对就业人士健康保险的区别。例如中国方面提供一大堆的传统中药,但菲律宾工人可能不习惯,这些都要我们讨论解决,不过总体而言磋商非常顺利,我预料很快就可以达成协议。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杜特尔特在海南博鳌论坛会面之后,中菲两国官员上个月签署一项准许菲律宾人在大陆教英文的备忘录。香港本身多年来都对外来家佣开放,包括最早的菲律宾佣工以及印尼和其他国家,但大陆却有不一样的政策,只不过在两年前,大陆若干城市才准许外国佣工进入工作!

亚洲移居人士联盟的发言人警告,很多菲佣将会因此而离开香港到大陆转做教师,因为他们很多人在家乡时其实已经是英文老师,发言人称他们在菲律宾可能已经是数学或科学老师,但因为它们国家主要语言还是英文,他们有能力成为大陆的英文老师。据海湾新闻报道,到大陆工作的菲律宾教师每月工资可达港币1.18万元,而在香港家用最低工资是每个月4410港元。有些加油职业介绍所的老板愿意每个月付给菲佣6000-7000港元,吸引他们北上到大陆工作。

每次菲佣的合约到期,临别菲佣和孩子都哭得一塌糊涂

菲佣在雇主家里,一干是两三年,甚至有十年八年的。乖巧的菲佣给家庭带来了整洁和轻松。开朗的性格也为家庭带来了欢乐。人非草木,双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和信任。

转眼又到了合约到期的时候。我们不得不要送走这些菲佣阿姨。比较她们在菲律宾还有她们的家庭和孩子,也在等着她团聚。

作为雇佣咨询,笔者自己也有菲佣,也经常帮助雇主送别菲佣。

不论是出到门口还是的士后面,或者在机场登机检查口。我们时不时可以看到,孩子们哭着不舍菲佣离去,雇主也是红着眼圈。而菲佣也是泪珠串串滴下。比较今后可能很少机会再见面了。

每每看到这样的画面,笔者情不自禁都会感叹人性的美好。如果没有爱和感情,人和世界都没有美了。

也告诉我们,和做所有事情一样。管理菲佣钱并不是主要的,有时候讲感情更重要。并不是一定靠感情能做好事,但是至少做的美。